精油故事|精油,痘花女的芳療魔法

(文/牛牛)

人家說相由心生,一點都不錯,我滿臉的痘痘透露出我當時過得一點都不快樂,也找不到該如何讓自己快樂的方法,麻痺在社群媒體中,別人按的一個讚、享受演講時在舞台上的光環,用層層堆疊的彩妝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卸下武裝後,看見殘破不堪的自己以及這張臉,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如何釋放自己的壓力,我不知道這些長了滿臉的痘痘是身體發出的警訊,只是一直用厚厚的妝蓋住它,就像我穿戴一身偽裝的盔甲,從不讓人真正觸碰我的內心。

心靈的疾病也是一種病

那年我還住在台北三重的一間小套房,我在牆壁上貼滿了自己的目標宣言,支離破碎的團隊讓我沒有動力,我幾乎不知道當時經濟狀況捉襟見肘的我是怎麼度過每一個月,是什麼樣的信念支持我繼續走下去,可能就是我不服輸吧,覺得組織垮了沒關係,繼續歸零重來囉!

如果能夠回到三年前,我真的很想拍拍當年27歲的自己,跟她說一聲:『辛苦了,妳把自己活得好壓抑,這一切都過去了。』

這是我現在沒有化妝的樣子,這些年來是胖了些,但我覺得挺快樂的,離開美安後,我變得比較開心,真的、真的開心很多,我至今都很感謝Abby當時拉了我一把。

她說:『牛牛,我覺得妳值得更好的生活。』我不會賦予精油什麼怪力亂神的形象,但若你問我皮膚怎麼變好的?當時的我就只是用精油擴香,讓我的身心靈得到慰藉,遠離負面的人事物;每天用精油滋潤自己,就這麼簡單的兩件事,竟然讓我的膚齡狀況大逆轉;然後到現在,其實我蠻懶惰的,我並沒有每天勤勞的擦油,但日常已經離不開精油生活了。

我的悠樂芳推薦人-Abby

悠樂芳獎勵旅遊,帶我去環遊世界

這兩年來,因為業績達標的關係,悠樂芳帶我去旅行,2017年的銀家學院,我們走訪屏東玉檸檬果園、台東香茅蒸餾廠,2018年,夏霏贏得衝破天際線的大獎,帶我去夏威夷雙人旅遊,我們一起在檀香林種下幼苗,期待我們變成老奶奶後,孫子們能夠用到當初我們種下的檀香樹蒸餾的檀香精油,我們去過美國莫納農場,看杜松蒸餾的過程、也去過日本的分公司,體驗正統日本和服文化。這些都是我未曾想過的夢幻旅遊,悠樂芳實現我的夢想。

謝謝我的imo Angel引領我去上ASK的基本課程,雖然當時我很不爽她一直叫我去上課,但現在我很感激她,也感謝我自己一路去了很遠,走完三階段的課程,讓我更認識我自己,更重要的是我在ASK我認識了這輩子最重要的男人。

一個身上沒錢,還是想辦法擠出一點錢發紅包給我的腦公。

一個會把我捧在手心上的腦公。

一個會教我理財的腦公。

讓我從月光族晉升到有存款的小資女孩了。

寫到後面不小心變成放閃文了…

花若芬芳,蝴蝶自來

有時候我覺得很慶幸自己活在網路的時代,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有興趣的事情能變成工作,對我來說,不管是以前曾經花了很多時間學習的彩妝亦或是現在學習的精油芳療、精油手作,他們都不一定是我最喜歡做的事,而是『分享』才是我最愛的。

所以即便我離開了經營六年半的美安,在新的領域,依然可以活下去,而且也活得蠻好的,我很確定的知道我的本質是喜歡分享,任何形式的分享都能帶給我強烈的成就感,而金錢只是隨著成就感所產生的一種物質,辦一個活動或是經營團隊,收入很多當然也會很開心,但即使沒太多收入我也不會太失望。

而現在經營悠樂芳之所以比較開心的原因,除了制度設計是以天道酬勤的方式給予,你不會看到比你早進來的人因為在你上面就領的比較多,或剛剛好兩邊都有人要發展就爽爽領錢,在悠樂芳,你的努力只會得到越多,你不努力啥都沒有,下面永遠有機會可以超越上面。

悠樂芳提供諸多的獎勵精油、獎勵旅遊,去年三月我跟夏霏去了夏威夷,最近在看公司介紹檀香的影片時,我都還能回想當時去夏威夷種下檀香樹苗的感動;今年六月我們又要去享受阿拉斯加的郵輪之旅,我過去想都沒有想過會去到有美麗極光的阿拉斯加,而且擁有八天七夜的免費旅行,悠樂芳即將帶我起程。

再來是我們不需要犧牲自己的本質,不用都把時間留給工作、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就是最大的貢獻,就像悠樂芳基金會,每年都照顧到上萬需要幫助的人們,很單純只需要我們每天好好用精油就夠了,因為每賣出一瓶精油,悠樂芳會提撥一些金額到基金會,100%專款專用,這是已故創辦人Gary Young的堅持。

分享是我的使命,精油是我的輔助,我不會說悠樂芳是我的唯一,但我很確定的是,今天不管我去哪裡,我對於分享的熱忱,能讓我永遠都有一口飯吃。

牛牛的聯繫資料

Line ID:niuyayu

連絡信箱:naimaniu@gmail.com

會員編號:11285189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